你好,琼中秀苗条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百家乐网-乐透乐博彩独胆胆码-【琼中秀苗条酒业销售有限公司】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公司介绍
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介绍 > 列表

离开单位后,我和老朱的关系才日渐亲密的

时间:2017-04-05 17:15作者:admin点击:编辑:admin
 
 
昨晚,你睡得好吗?
 
 
 
 
 
 
 
从行政级别上讲,老朱管我,老熊管老朱,每次跟这两个家伙出差,都暗自庆幸,庆幸我不姓苟,不然,让兄弟单位当笑话讲呢!尽管如此,仍然摆脱不了被这两个家伙呼来唤去,狗儿一般的命运。我年轻,累点不算什么,只希望夜里能美美睡个好觉。但是,没有一次得逞。
 
我总是瞅两个领导心情好的时候,表达我的意愿,我要一个人睡单间。每次,老朱看看老熊的脸色说,你最好想都别想!我说,我要梦游、打呼噜、说梦话。二位立马表示她们也不是省油的灯。我拿出杀手锏:我要裸睡!两个老女人忍不住爆笑,一副见过大世面的老江湖样子。老熊轻蔑地说:你见过哪条猪,睡觉的时候穿过衣服?!
 
诉求失败的结果是,三个人睡一间房。老熊虔诚地说,我们这样做,可以为组织上省不少钱。我信了。听了这样的话,真的让人好感动啊!
 
老朱睡中间那个小床,我靠窗,老熊选靠近洗手间的位置。晚上,老朱边脱衣服边腼腆地说:我要打呼噜的,你们两个先睡吧。一听这话,我赶紧上洗手间放个水,准备安寝。从老朱床前经过的时候,还听她嘟哝了一句:嘿嘿,有人裸奔。两分钟不到,当我从洗手间出来,老朱已鼾声如雷。她圆滚滚的身体摊开来,有平时的两倍宽,仰肢八叉的,睡得面目全非。老朱是我们系统的女秀才,夜里显了女夜叉的原形,全无白日里的知性与优雅。
 
我形容不好老朱的鼾声。在她小床上好像是睡了一个班的士兵,每个士兵都对打呼噜这个事情在行,声音千奇百怪,时而浑浊,时而尖利,时而婉转,时而高亢。如雷鸣、如风啸、如流水……最可怕的是,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这个班的士兵突然商量好似的,一齐噤了声。我很担心,有好几次忍不住跑过去,把手放在老朱的鼻子底下探她的鼻息。一开始觉得好玩,嘻嘻笑个不停,乐此不彼。到了后半夜,真是受煎熬。电视上早就是满屏雪花了,我和老熊也没什么可以扯淡的,大眼瞪小眼,面对面枯坐。累得头晕目眩,拿床上那堆肥肉一点办法没有。
 
快天明的时候,实在是太疲倦了,我一下子歪在枕头上,蜷成一团,睡得昏天黑地、人事不省。
 
突然,有人捅我的胳膊,力气还很大,我吃痛睁开眼睛。太惊悚了,睡饱了觉的老朱容光焕发,她半蹲在我的床前,满头朝气蓬勃的“钢丝卷”根根直立,眼角吊着眼屎,嘴里喷着口臭,深情地问:昨晚,你睡得好吗?我太生气了,拖过被子掩面,翻身不想理她。没想到,老朱伸个懒腰,说了一句让我更加生气的话,她说:昨晚,我可是一点都没睡好…..
 
俱往矣,我最后一次跟她俩出差已经过去13年。
 
这些年发生了不少事情。其间,老熊被群众举报,接受了检察院的调查。调查结果,检察院的同志认为,老熊不该把组织上的钱揣进私人腰包。于是,老熊口袋里的钱,一部分钱充实了检察院的金库,还被请进局子里坐了几天。接着,自称为组织操劳了一辈子的老熊得了不好治的病,成了一头奄奄一息的病熊,口袋里的一部分钱又充实了医院的腰包。不久的将来,老熊将成为一头死熊,她一个子儿也带不去那边。听到这样的消息,真是让我捶胸顿足、感慨万千,感觉我被谁欺骗了很多年。早知道这些钱长着腿,在这个组织那个组织跑来跑去,还不如当年花掉一些,让我舒舒服服睡个单间呢!
 
离开单位后,我和老朱的关系才日渐亲密的。有多亲密呢,就是彼此之间完全没有紧张,喜滋滋给予,坦坦然接受彼此的好意。一次是老朱的母亲过世,一次是老朱住院没人照顾,她都哭着打我电话向我求助。我拍着胸口跟她说:别哭,别哭,没事儿,有我呢!好像我才是她姐姐。实际上,这个老家伙大我差不多二十岁。凡是在财务干过的人最清楚,这个岗位最能识人。我在单位那些年,只有老朱最硬气,从来不涎着脸皮,跑来报销这报销那的。我前脚离开单位,她后脚就跟上成都来了,光荣退了休。现在,诱惑那么多,形势那么严峻,能在领导岗位干到退休还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
 
老朱是在退休之后开始创业的,挣了不少钱。钱一多,毛病也就出来了,出门旅个游一定要住四星级及以上的大酒店,讲究。其实吧,她这样的人,瞌睡一上来。没有舒适的眠床给她,她会哭着说:请给我一堆干稻草吧!哪怕是在谷草堆里,她一样可以睡得很香甜。让人羡慕得不得了!
 
我不行,有段时间我没有自己的房间,饱受过失眠的痛苦。我睡眠很轻,夜里无数次被他的咳嗽声惊醒,很久不能入眠。白天工作强度又大,身体根本吃不消,憔悴得不敢照镜子。趁中午大家去午饭的时间,我常常坐在火车南站材料室的台阶上哀哀地哭,又累又困又饿,头疼欲裂。现在回放,仍然像一部恐怖片。如果有谁说他失眠,我就会莫名地心疼,就像心疼曾经又瘦又小、单薄可怜的自己。
 
 后来,我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调查:你们夫妻两个,是分房睡还是一张床睡?男人要诚恳一点:第二天要是没有什么屁事的话,无所谓了。如果第二天工作很满,我有自己的房间。女人一般会说:不抱着他,我就睡不着呢,当然一起睡啰。我有个远房表妹就是这样嗲嗲回答我的。当我那表妹夫养的二奶三奶四奶,相继浮出水面。不知我那可怜的表妹,是怎样撑过那一个个难眠之夜的?
 
对于住哪里,我是没有那么矫情。但是,说到和谁住一个房间,我是坚决不从。在我看来没有比睡好觉更重要的事情了,如果一个人让你寝食难安,无论TA是谁,请让TA滚!我跟老朱说:你跟着我出行,要是不想失去朋友,最稳妥的方法当然是滚到隔壁房间去啰。清晨的每一道曙光、每一片彩霞、每一声鸟啼、每一缕花香,都是在替你深情的问候:昨晚,你睡得好吗?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上一篇:办公室主任和杂货铺的老板
下一篇:没有了